持心西藏新生代精品唐卡联展

发布日期:2016-04-01来源:石家庄美术馆点击次数:0

黑底金刚喜像
 

 

本幅唐卡的主尊是喜金刚,天界绘有萨迦派五祖师和金刚总持,围绕者本尊的佛母是金刚无我母;下界的侧是双臂大黑天,侧是黑财神。

喜金刚也叫金刚喜像、吉祥喜金刚、饮血金刚、呼金刚。他是无上瑜伽部母续的本尊守护神、被视为母续的最高成就。八面十六臂四足,呈寂忿像。主身蓝色,主臂双手结金刚哞迦罗印。十六手臂中均持白色的嘎巴拉碗。嘎巴拉碗内盛不同的天神与动物,这是辨认金刚喜像的关键特征。其中右手八物:白象、青鹿、青驴、红牛、灰驼、红人、青狮、赤猫;左手八天:黄地神(地)、白水神(水)、红火神(火)、清风神(风)、白日神(日)、月神(月)、阎王(死)、黄财神(财)。展立姿站于莲台上。身着护法装,头戴五骷髅冠。项挂有五十颗骷髅头的长项链,象征梵文的五十个字母。明妃名为金刚无我母,一面二臂二足,主身蓝色,以半悬姿与主尊相拥结合。明王和明妃姿态轻盈惬意,似乎很享受结合的乐趣。主尊和明妃脚踏贪、嗔、痴三魔,象征降伏迷妄。

本幅唐卡是以黑色为基底,西藏独具艺术特点的装饰性手法,绘上几个块面色相,再加以晕染丰富画面,以此加强画面的情趣、意趣神秘而深沉。以黑色为基底来绘制的唐卡,民间传说从十七世纪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开始烦怒像大都以底色为黑色形式来绘制,藏语称那唐

七年之作金刚喜像
 

 

    七年,能做什么,有人只用来画一幅唐卡。

33岁那年,平措多布杰开始画一张唐卡。画完的时候,他41岁。我看到了期间几张照片,他都是坐对画布,坐着坐着有了白发和皱纹。七年,一个人迅速衰老下去,一幅唐卡缓慢浮现出来。 平措多布杰,他画的是勉唐派孜赤(勉唐派孜东画法)这一支系,一幅唐卡为什么要画七年?画了七年又如何?  如果你也舍得这七年,平措多布杰的故事就立显平淡。别笑,你不能。

平措多布杰是日喀则南木林县人,此地人笃信藏传佛教萨迦派。这幅唐卡的缘起和一位萨迦派喇嘛有关。平措多布杰受这位喇嘛委托,开始画一张唐卡。七年间,喇嘛不止一次来到平措多布杰的画室,闲谈,看看,取走几幅小唐卡。甚至看到过这幅进行中的唐卡,此事却再也没提。平措多布杰也不问,只一直画。  最终唐卡画毕,主顾却没有讯息,成了一桩悬案。喇嘛的忘记似有禅意,平措多布杰的不问也是禅。一来一去之间,只多了这幅唐卡,画的是“欢喜佛”。

欢喜佛是汉人叫法。严格说叫喜金刚或金刚喜相,是藏传佛教密宗一般不轻易示人的佛像。提到欢喜佛,有人抿嘴一笑。别笑,此佛和一切佛同等庄严。欢喜佛以男女交媾的法相示人,不是勾你肉欲,而是劝你灭欲。凡夫俗子都是肉虫,二两闲肉三寸空虚,过不了脐下一关。据说密宗中这个层级的修炼主旨就是忘我。在最难破的欲望形式中破除欲望本身,在身体的极尽索求中超越身体。刺破本体,空空如也,却又不是虚无。别笑,你做不到。

画这样一幅唐卡,不是寻常画师所能。要动笔,得有授权。旧时候,画师在日出之前赶到密宗寺庙,请喇嘛允许他画欢喜佛。这一天,神权下放到了他的笔端,他可以随意动笔。太阳落山,画师就自然地失去了这个授权。第二天还要画,再去。几个月或几年,唐卡画完,画师也算经过了考验,取得了终生的授权。  平措多布杰无需如此。他曾在密宗萨迦寺住庙,一边画壁画一边修行。六个月期满,上师赐予他画密宗唐卡的资格。这是最难取得的资格,有了它,所有的唐卡题材都已经对他开放。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愿意付出更多个七年。

但如今在八角街上走一圈,欢喜佛唐卡铺天盖地。卖得最好的还有坛城,另一种需要被授权才能绘画的唐卡。还需要这样煞有介事吗,太可笑了吧?别笑,你买的并非唐卡,而是旅游纪念品。如果那些印刷的、流水线填色的画布也算唐卡,神佛该从谁的愿力处进驻呢?  唐卡和那些东西最大的区别,依然是时间。七年。  动笔那天,平措多布杰起得很早。预先已经算好良辰,桌上放好桃子,酥油碗和净水碗都已添满。他坐在藏榻上,面前放十几种颜料。对着每一种颜料,他开始观想一尊佛。因为在最终那幅唐卡上,欢喜佛有诸多化身,每种化身都有不同的颜色。当太阳升起,在画布上画下第一笔的时候,平措多布杰把自己想象成了阳性,而膝头的画布则是阴性。

平措多布杰这样的唐卡画师始终有两个身份。他们既是用笔和颜料创作的艺术家,又是通神之人。他们在绘画中时刻与神佛、与自己内心举行三方对话。画所闻所想,却又合乎仪轨。他们一边将颜色和造型画在布上,一边将佛从经文里请到眼前。像揭示秘密,又像搭建桥梁。在复杂的谱系中,他们知道神佛在何处,并邀请神佛来此居住。由此,画师也获得了某种神性,俨然是神佛在凡间的代言。

从第一笔到最后一笔,有关阳性和阴性,平措多布杰的想象持续了七年。有时候一笔下去马上就能看到画面的变化,有时候千万笔下去天也还是那个色彩。每尊佛像起先都是赤裸的,他先画出身体,再为佛披上法衣。最终在唐卡中,这些劳作却又是隐藏不见的。

平措多布杰是个诚实的人,他告诉我们七年里他还画过另外三张小型唐卡。其余的时间也并非每天都画。每周只有两三天,那两三天里也只有某一段时间,精神健旺,心平气和,适合动笔。而每次动笔之前,他还要花费一点时间,仔细回味前一天的此刻。不可过于兴奋,不可稍有颓靡。只有接续无碍,才是画唐卡的好状态。

七年一以贯之,才能像一天画成。  我们站在这幅唐卡前,看不见笔触、布局、色彩衔接,看不见用身体破身体执的佛。与其说我们被这幅唐卡折服了,不如说我们被平措多布杰感动了。在画这幅唐卡的时候,那位赐予他画密宗唐卡资格的上师圆寂了。法师临终时流出了红白两色的鼻血,平措多布杰讨了一些,拌进颜料画在这幅唐卡里。据说用上师身体的一部分来画佛像,是对他最高的敬意。

如果平措多布杰生在以前,这个故事就结束了。但现在他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给唐卡定价。他说他感到尴尬,他说过去的唐卡从来没有价格。历史上那么多唐卡大师一生穷困潦倒,人家给一袋糌粑就换一幅唐卡,但大师画唐卡的目的却不是为了糌粑。现在他不得不破这个规矩了,不得不给唐卡定价了。有价格就好办。

八大尸陀林
 

    尸陀林主又叫尸林主、寒林主,是掌管西藏天葬场的主神,也独处尸林或坟地中修法者的保护神。寒林,就是弃尸的所处。藏传佛教中有八大寒林的说法:东方暴虐寒林、北方密丛寒林、西方金刚焰寒林、南方骨锁寒林、东北狂笑寒林、东南吉祥寒林、西南幽暗寒林和西北啾啾寒林。他们均是修不净观的最佳地点,也是修持施身密法的必须场所。

    尸陀林主,为一男一女双尊的白骷髅体,均头戴五骷髅冠。系彩带,系短裙,右手持骷髅仗,左手持盛满鲜血的嘎巴拉碗。男女尊各屈一足,以单足立于莲台上,安住于般若烈焰之中。

释迦牟尼三尊
 

释迦牟尼

本幅唐卡的主尊是释迦牟尼三尊,天界的中间绘有金刚總持和时轮金刚、胜乐金刚,右侧绘有强巴佛(弥勒佛)圣界,左侧绘有阿弥陀佛圣界。下方右侧绘有六臂大黑天和四臂大黑天,主尊下方绘有财宝天王与黄财神、以及财源天母左侧绘有吉祥天母。

主尊下方的左右两尊是“智慧第一”的舍利佛和“神通第一”的目犍连。

目犍连: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郊人,属婆罗门种姓。初与舍利弗同师“六师外道”,精通教法。皈依释迦牟尼后,侍佛左边。传说其神通广大,称为“神通第一”。

舍利弗: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人,属婆罗门种姓。谓其持戒多闻,敏捷智慧,善讲佛法,称为“智慧第一”。
 

金底释迦牟尼
 

 
 

本幅唐卡是以金色为基底绘制的一幅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大昭寺主殿供奉的释迦牟尼佛),天界右上角是释迦牟尼,中间是阿弥陀佛,左上角是药师佛,主尊左下角是白度母,右下角是绿度母。

拉萨大昭寺主殿内供奉着一尊享有世界上最为罕见之尊荣的释迦牟尼像。 释迦牟尼在世时,弟子们为使他的真容传之后世,特请工匠替他造了48岁等身像和412岁等身像。